• 江一燕:人设无用造来干嘛 猛侃专栏

  • 发布日期:2019-11-08 18:53   来源:未知   阅读:

  最开始是因为这位女演员在微博上官宣了自己刚获得“美国建筑师大奖”,但不久即被网友发现,她其实是获奖作品的房主。尽管她马上在微博上澄清,但这段话骄矜的语气却再次让网友们拒绝买单:姐姐立人设适度,差不多得了。

  之后,她七年前出版的散文集《我是爬行者小江》也被网友扒了出来,人们发现这位擅给自己贴文艺标签的女演员,一些言行更像是在故作姿态:

  “午后,玻璃杯里的red wine(红酒)融化了冰雪,radio(收音机)里传来的老歌真美。”

  “得知我的visa(签证)是一年有效,便立即决定前往Australia(澳大利亚)。从选择城市到book(预定)学校只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

  四年前,江一燕的团队宣传她获得了《国家地理》的摄影大奖,但之后被发现她只是在中国名人赛区中获奖。这个比赛获奖的概率高达1/5——总计15人参赛,就有3人获奖。参赛选手之中,就有热爱用朴素大近景拍向日葵的黄渤。

  人设有崩塌,要么是没选对路,要么是没维护好,但不管是哪方面,都证明这门娱乐圈必修课,江一燕的学分远远不够。

  她失分的第一点是逆势而行。自成立工作室起,范冰冰就开启了国内女星“爷”的时代,因为影视剧观众主要为女性,成为“女性总攻”,自然能讨好一大票观众。

  从平均收视1.702的《楚乔传》开始,《我的前半生》《那年花开月正圆》《天盛长歌》,无论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都走的是大女主戏路。《延禧攻略》更登上谷歌全球电视节目热搜榜第一名,实现了对全球90个国家的版权销售。

  反观今天“翻车”的江一燕,她的代表作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然而琼瑶式的人设如今不但已经不再盛行,还容易成为当代女性观众的“政治不正确”。而当一位演员“逆势”时,就别怪群众火眼金睛——很多时候人们在意的并不一定是“真假”,而更在意“正确”。

  由范冰冰饰演的《武媚娘传奇》就是一个将“正确”发挥到极致的成功例证:这部因为画面被临时裁剪的电视剧,在停播四天的情况下CSM50平均收视率还达到2.959%(份额达到7.926%),成为2015开年剧王。它讲述的正是一个女人崛起的故事,叩在观众的心坎。

  “总攻人设”也兑现了范冰冰的那句“我就是豪门”:2016年7月至次年6月,范冰冰以3亿元的收入在福布斯娱乐榜上排名第二,仅次于成龙。据AI财经社统计,她的收入超过2017年70%的A股上市公司的营收。

  “文艺才女”或者“才子”向来是踩雷高发区,因为必须匹配相当高的才华,但这点是明星身上的稀缺物。比如曾经被看作是“二十四节气大使”的靳东,他说自己读过“诺贝尔数学奖”的文章,但众所周知诺贝尔奖并没有设立数学奖;他说在荷兰的安特卫普想起来梵高的那句“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但这句话其实是中国人曾奇峰说的。更聪明的办法是混搭,比如叠加厌世、叠加文学或者时尚等标签,因为既然是混搭,就意味着没有特别出挑的单项,网友也很难看穿。

  资本逐利,人设经济更是如此。正如上文所述,这两年回报高的多是女强人设,因此唐德影视在2011年分别与赵薇和范冰冰签订了4年的演艺经纪代理协议,而这两位女演员都有大女主的代表作若干。尤其是范冰冰,在电视剧独家代理方面,她参与的电视剧必须由唐德及其关联方进行投资。唐德如此看重她,都是因为她当年的《武媚娘传奇》为公司足足贡献了2.68亿的进账,占后者年营收的71.51%。

  同理可见海润影视与赵丽颖的关系。《花千骨》之后,海润影视以1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将其90万元出资转让给赵丽颖,这种股权激励固然是一种奖励,也是为了与《花千骨》(这也是一部大女主剧)之后大火的赵丽颖捆绑。而江一燕,她的人设显然是低回报的:她长了一张文艺片会用的脸,商业片却不一定愿意为其买单。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人设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赚钱的天花板。比如实力派女演员周迅,虽说一直有其希望转型商业片的说法,但人设将她牢牢地钉在了文艺殿堂里。周迅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江一燕。过去五年,江一燕的电影只有《七十七天》和《三少爷的剑》刚刚擦过票房1亿的线。根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她关联的公司虽有五家,但其中注册资本最高的也仅为50万元。

  在人设经济学这门课上,怎么种植黑番茄黑番茄大概要几个江一燕最失分的地方是一直摇摆不定。和那些以人设为坐标,最终指向名利的明星们不同,她似乎并不在乎人设能带来的利益,着力把自己活成一个文艺女子。但她又并不真的符合这类调性,因为很难想象一个真文艺的人会将“亲手编clothes”、“用发电车接上iPod”挂在嘴边。

  可以佐证的另一些细节是,江一燕在2010年用博客写了一篇关岛游记,她想写天边泛起“红晕”,光头三尾3尾中特,但写成了“红蕴”。她后面又写:忍不住拿起相机记录下大自然这神奇的画圈(应为卷)。

  影视行业钟爱两种人:一类拥抱资本,如曾经的范冰冰、杨幂、赵薇,他们不忌讳名利,甚至以自己为矛,去拓展更大的资本版图;一类高高挂起,如窦唯、彭磊,他们玩的是高阶的文艺,愿意为理想的文艺牺牲生活。但有意思的是,这两者最终都异曲同工,因为资本既热爱庸俗,也热爱高雅。

  但江一燕既不愿意承认自己跟某些演员一样“俗”,却又没有做到真正的高雅,在真资本和真文艺之间,她进退维谷。

  她是有过翻盘的机会的,比如《暴雪将至》,这部电影票房虽然仅有5000万,但好评如潮。可她错失了这次机会,影评人木卫二评价她在这部文艺片的表现是:“从头到尾都不在状态,令人难堪。”

  人设之外,她的真实生活也不符合主流价值对女明星的期待:相比凭借富豪上青天,人们现在更喜欢那些把事业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女人。比如林心如,她在《倾世皇妃》版权价格仅需几万时就入手,这部古装剧之后仅网络版权就以每集约40万的价格卖出,整体比她本人预期多了两倍盈利,也将她送上2011年福布斯名人排行榜。人们因此赞她与霍建华的婚姻是势均力敌。

  支教、摄影、建筑,样样都沾的江一燕运作路径像个网红或者富二代,但唯独不像女明星。因为影视圈是一座大型的名利场,搏名、搏利都再正常不过,但她似乎更沉迷于一种“自由而无用”的表达。

  这么多年,影视行业其实做的是一门对号入座的生意,无用的人设也就匹配不上任何。她对于行业来说,自然也就显得不那么有用。

  人设这东西,虽说是一个套路,但也大多是量体裁衣,有这么一个假文艺真自恋的外壳,或许也证明了网友引用钱钟书的话评价江一燕没错:“这点子牙缝上的外露,也只能证明饭菜吃得好,倒还不如嘴里镶嵌装饰用的金牙了。”